您的位置: 香港國際物流 / 觀點 / 環球視野 / 正文

吳鵬飛 :美國為什麼突然對中囯如此仇恨

2018-11-03 18:37:00 作者: 吳鵬飛 評論: 字體大小 T T T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説,中國一直是世界工廠,現在竟然想成為全球科技中心,可怕。中國的這個計劃將美國的知識產權置於危險境地,令人恐懼。

美國為什麼突然對中囯如此仇恨,是因為這件事中國無意挖到了美國的“肺根”!

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説,中國一直是世界工廠,現在竟然想成為全球科技中心,可怕。中國的這個計劃將美國的知識產權置於危險境地,令人恐懼。美國人真的很直爽,明説了為什麼對中國拼命打壓,因為他們給中國的定位,就是中興這樣的企業實踐,永遠給美國人當低階製造商和利潤搬運工。而中國居然搞出高科技製造計劃,在人工智能、通信等領域想領先世界,美國當然要翻臉。

之前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發表看法,説國人提出要不惜一切代價發展芯片業很危險。他的意思是,政府拿出巨量資金補貼來發展芯片業不符合市場規律,不一定搞得成。他還有一個意思,不能因為一箇中興事件,就否定國際化分工的合理性,中國必須認識到,自己確實不如人,不能把芯片想的太簡單,萬一搞不出來,又得罪了外國人這可如何是好?

你們是否感到奇怪?吳先生可是一肚子學問,可惜書都讀到哪兒去了。全中國人都知道高端芯片製造如果不能掌握在自己手裏,中國的通信、軍事、網絡等各行各業幾乎都會被掐脖子,唯獨學富五車的吳先生不知道。這就像當年蘇聯撤走專家中國發誓勒緊褲帶發展核武器一樣,看上去好像白日做夢,可是中國人做到了。航天、兩彈、天眼、航母、殲20,哪一樣不是中國人在封鎖、唱衰、挖苦下獨立自主幹出來的?中國領導今天在宜昌説,大國重器必須握在自己手裏。要知道,這個芯片雖小,卻是真正的重器。

當年陳毅憤然表示,就是當了褲衩,也要把原子彈搞出來。有一位叫查良鏞(另一個名字叫金庸)的香港公知立即撰文痛斥,説大陸窮兵黷武,如果全中國人民連褲衩都沒穿的,搞出原子彈有什麼意義?你能比得上美蘇嗎,估計連英國的核子也比不了。現在作為核大國了再回頭看,我們可以看出這位著名公知有多麼幼稚可笑了吧。吳敬璉這位老公知的見識,和幾十年前的金庸,其實是一樣可笑。

各位看官,公知的一個最大的特點,他們往往鼠目寸光,又自以為真理就在自己的掌上。有時候,凝視着這些信口雌黃的白髮蒼蒼的老公知,看到他們一幅幅慕洋犬似的作態,我不僅沒有憤怒,反倒生出一絲憐憫。當一個人認為真理在握,而且多年一直在握的時候,這個人就接近於無知和無恥了。

我可以打個賭,中國的高端芯片業五年左右可追美國。

至於原因我會另文細解。閒言再次打住,話説中美關係。別看美國一會揮大棒子,一會伸橄欖枝,好像雲遮霧障,難以琢磨,其實在小編看來,一切都非常明瞭。中美關係走上對立、競爭、妥協,再對立、再競爭、再妥協……的路子,是有其必然性的。中美關係為什麼會這麼糟糕,很多老糊塗公知,別看研究了一輩子經濟,但實際是完全糊塗地。他們認為中國處處忍讓妥協才是唯一正確選擇。

這位老公知的愚蠢之處,就在於他缺乏與時俱進的探求精神。他錯誤地估計了形勢。在過去,中國的適度讓步和妥協會換來一段安寧時光,但是現在不行了,因為美國的戰略改變了。過去他們對中國奉行接觸和和平演變國策,現在他們對顏色革命已經絕望,對中國公知的忽悠越來越沒有市場感到絕望,因此他們決定以中國為敵,以對抗為主。

他們痛苦的發現,中國堅持着完全不同的價值觀,而且越來越自信。因此,這個時候的中國如果選擇妥協忍讓,效果很差,可能適得其反。其實特朗普上台以來,中國就在不斷讓步,不斷安撫特朗普,不斷示好美國佬,但是,沒有效果,反而是美國人得寸進尺了。這裏我要表揚一下中興,它昨天説決定接受美國的禁令,這意味着,它不準備向美國求情了,中興顯然下了破釜沉舟的決心,有骨氣。

我曾經用文章,探討了一下中美關係近70年變化的來龍去脈,為了讓沒有看過這文章的讀者有個頭緒,在此簡單歸納一下。中美關係在新中國成立之後,因為意識形態的不同,因為美國支持老蔣打內戰留下怨恨,因為帝國主義希望共產黨承擔舊中國欠他們的驢打滾的狗肉帳被拒絕,因為中國斷然在半島與所謂的聯合國軍開戰,並把武裝到牙齒的敵人打得滿地找牙等,中美雙方徹底鬧掰了。

美蘇世界爭霸進入白熱化程度,中蘇因為見解不同分道揚鑣。一直嚴密封鎖中國,仇視中國的美國,為了自己的戰略利益,決定拉攏中國加入反蘇陣營。大英雄毛澤東果斷沒收了美國小心翼翼遞過來的橄欖枝,大力推動中美友好。鄧小平接棒後對此心領神會,利用帝國主義集團爭相邀寵美國拉攏中國的千載難逢的機會,大規模公派留學,大規模引進難以計數的西方先進技術與設備,大規模加強科技教育交流。

鄧小平做了毛澤東當時想做而沒有條件做的事情。聰明的中國人很爭氣,在美日歐麻痹大意,特別是小看中國人認為我們很難趕上他們的時候,實幹巧幹苦幹硬幹(主要是科技工作者、廣大幹部、人民羣眾在這麼幹,光榮屬於他們,但不屬於一個叫做公知的小羣體,我個人認為,他們除了牛皮哄哄唱衰祖國,基本上沒幹什麼好事),實現了令人震驚的崛起。由於崛起速度太快,美國人有點反應不過來。

美國尼克松、福特、卡特、里根、老布什幾任總統因為要搞垮蘇聯,對當時的中國特別好,可謂兩國的蜜月期。但到了蘇聯解體,戈爾巴喬夫宣佈辭去蘇聯總統職務的那一秒鐘開始,美國開始把中國作為了下一個敵國,蜜月期正式結束。總統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一干人,都十分想遏制中國,但因為反恐,因為心存和平演變中國的僥倖,在接觸、合作、滲透和打壓、遏制、對立兩種政策間搖擺。

中國利用美國的搖擺,迅速發展了自己,美國的失落感也就越來越強。中國貿易量世界第一,美國忍了;中國的經濟規模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早已超過美國,美國又忍了;美國保持了155年的工業製造能力第一把交椅,中國也拿過去坐了,美國也忍了;中國一艘接一艘搞航母,美國還忍了;中國人民幣想國際化,美國也忍了;但是,中國要當全球科技中心,美國人終於忍無可忍了。

美國高官説,中國真是厚顏無恥,中國太令人恐懼了。為什麼?因為美國已經沒有任何優勢可言了。這個美利堅一直指望中國和平演變,一直在培養中國公知蠱惑人民,一直希望在中國執政黨黨內找到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他們一忍再忍,實際上是在做一場豪賭,他們希望中國最終成為四分五裂的多個小國,或者中國雖大但是一盤散沙,或者很繁榮但是美國的附庸。如今這一切,全部成為泡影。

令人無法容忍的是,中國居然向美國的科技霸權提出了挑戰。德日科技發達但是軍事侏儒;英國是鐵哥又很小還可能分裂,已經不足為慮;歐盟看似經濟軍事巨人,但政治上不團結很無能;印度説實話完全是一盤散沙;俄羅斯雖然是軍事政治大國但經濟上很虛弱不堪一擊。按説這世界可以被老美玩於股掌之間的。

但現在冒出來一箇中國,令人意外。本來這是一個飽受欺辱的國家,起點很低,十分落後,沒想到他們利用我們與蘇聯鬥法的空檔,迅速發展起來了,它是唯一對美國的政治霸權、軍事霸權、美元霸權乃至科技霸權提出全面挑戰的國家。科技霸權也敢挑戰,這個原本落後至極的國家太狂妄,太無恥,科技霸權,也是你們配挑戰的嗎。正像網友指出的那樣,掀麻將桌的人,一定是輸急了的那個人。

特朗普總統,代表美國掀桌子了。他掀了中美關係的桌子,全世界其他國家都不敢吭聲,只有中國這位大贏家冷冷地説,這麼搞,有意思嗎?因為中國希望繼續玩下去。但美國不幹。美國非常清楚,日本、德國、蘇聯、英國、荷蘭、西班牙還有美國自己,都證明過,科技強國就意味着軍事強國,而軍事強國則意味着可以搶掠地球上的任何財富。

美國人在科技構築的軍事霸權之下,在二戰後利用絕對強勢的地位,十分聰明地召開了佈雷頓森林會議,將由黃金支撐的可靠貨幣美元確立為國際貿易融資的基準貨幣,這就是説,美元成為全世界通用的貨幣。也就是,美國人可以用美元這張綠鈔票換取世界上的任何財富。這是一個無以倫比的新發明,因為這可以使美國不用直接去搶,就能得到任何國家的財富。

美國的真聰明,可是也是這種聰明害了他們,也害了這個世界。世界各國很自然的一個擔心,就是美國人會大量瘋狂印鈔票,自己手中用財富換來的美元只是一堆廢紙。美國人安慰大家,不會的,因為美元與黃金掛鈎,美元就是黃金,黃金就是美元,你們放心好了。開始,美國還是很守規矩的,大家也有麻痹大意了。這期間美國打了朝戰和越戰,耗費了鉅額資金,於是就超黃金儲備偷偷加印美元了。

最先對美國人不放心的是法國總統戴高樂,他要求將法國手中的美元全部兑換黃金,其他國家因此都提出類似要求,這一擠兑,美國露餡了,於是他們厚着臉宣佈,美元今後與黃金脱鈎。這等於説,美國人想印多少就印多少。世界各國雖然惱火,但是用美元已經習慣,也找不到另一種大家公認的貨幣,只好委屈地接受了美國的背信棄義。

美國也不傻,他們如果不加節制地脱離世界經濟和國內經濟發展,狂印美元,那美元很快就會崩潰,美國自己的所有資產也會一文不值。所以,他們印刷美元還是很有節制的。為了讓世界人民放心,他們找到沙特等石油生產大國,威脅利誘之下,要求石油輸出國組織全部以美元結算,這樣以來,美元等於和工業化時代工業的血液石油掛了鈎。有美元就等於有石油。

世界人民於是又放心大膽地用起美元了。美國人民的好日子徹底開始了。比如説,中國人民一件襯衣穿幾年,美國人民買襯衣是一打一打購買的,穿一件扔一件;比如我看到一個報道,美國退休的白領夫妻,住在鄉間別墅,富麗堂皇,鋼琴美酒,田園詩歌,那種富足是很多國家的富翁都難以比擬的。所以奧巴馬曾説,如果讓中國13億人都過上美國人的生活,地球資源就無法承載。

這是赤裸裸地告訴美國人民,你們的幸福生活必須建立在中國人民永遠克勤克儉基礎上,是在鼓動美國精英支持他遏制中國的戰略。但是,這令人震驚的自白,卻被中國某些不把自己臉皮當回事的公知解釋為,這是奧巴馬在勸告美國人民要向中國人學習勤儉節約。讀者朋友們,你説中國這類公知是不是應該有人大唾其面?

美國人民在這樣巧妙無比的安排下,開始轉向不搞製造,專搞第三產業也就是服務業。金融業,信息業,高科技成為美國的法寶,製造業比重越來越小,他們變懶了,他們不愛儲蓄,而聯邦政府也是債台高築。所以美國漸漸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賣,倒是全世界的所有好東西他們都要買。巨大的貿易逆差由此產生,與中國的逆差竟然高達三千多億美元。與日本的貿易逆差也高達7.5萬億日元,等等。

朋友們,這就等於説,美國只要印刷鈔票,通過貿易很快這些鈔票就流入美國以外,長此以往,美國的錢當然就越來越少無錢可花,可是,美國又不能無限制地印鈔票,因為那樣會使美元貶值,美國自己資產縮水,美國經濟因此崩潰。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只有三個辦法。一個辦法是向各國借錢,也就是發行國債,但是這樣借的錢第一有限,第二要還,還要付利息,是個惡性循環。二個辦法是吸引世界的投資,讓股市與各種金融產品市場火爆,讓全民炒股的美國人人人都能賺錢,繼續不勞而獲。這就需要全世界的美元瘋狂向美國迴流。

三個辦法是銷售自己的高利潤的產品,實現貿易平衡,減少美元外流。美國最好的利潤極高的產品如高科技產品它不願意賣,再就剩下先進的武器了。美國真正能賣的,利潤極高的,可以任意定價的產品,就是武器。所以,美國在全世界到處推銷武器。比如日本去年就強制性地進口了4000多億日元的美國武器以減少貿易順差;沙特王儲訪美時,特朗普居然拿出沙特的武器訂單一一在記者面前晃動,表揚沙特。

該王子滿面通紅,十分害羞。特朗普是如何説的呢?他説沙特這個國家是朋友,他們很富有,他們也願意把他們的財富貢獻給美國,所以才有這天價訂單。這個老頑童説得多麼直白啊。又比如,當選後的特朗普居然打破慣例接了蔡英文的電話,居然説,人家買了那麼多武器,是美國的客户,接一下電話有什麼不可以?

菲律賓的杜特爾特説過一句話,很精闢。他説,選擇了美國,就是選擇了戰爭,選擇了中國則是選擇了和平。美國只賣給菲律賓一種產品,那就是武器,而且是淘汰的二手貨,價格還奇高。中國呢,輸出的是高鐵,基礎設施,花花綠綠的產品。只有傻瓜和中國公知這兩種人看不出來,美國需要製造仇恨、製造動亂,製造戰爭,製造投資恐慌,才能讓美元大規模回到美國投資,才能讓仇恨中的人們不惜代價購買美國的先進武器。

美國,是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國家,因為它要維持美元這種奇特的流動方式,為了讓美國人民不勞而獲以美元換天下寶物,為了通過金融遊戲和銷售武器再把美元賺回來,它就必須不停地製造動盪和紛爭。有一個視頻,是敍利亞的孩子哭訴戰爭的苦痛,他們問,我們做錯了什麼?我想含着眼淚説,孩子你們只做錯了一件事,就是降生在一個有聰明的美國人的世界上。

美國網友自己都不好意思,他們説,美國立國239年中,打了222場戰爭,沒有一個美國總統是和平總統,每位總統都至少參與和發動了一場戰爭,雙手沾滿了無數無辜者的獻血。美國曆史上只有大蕭條的5年沒有精力發動戰爭。美國喜歡標榜自己是講民主講人權的國家,實際是反人類反人權反民主的罪惡國家,不知道用導彈打死了多少國家的多少人民,是名副其實的吃人肉喝人血的國家。

讀者朋友們,看到這裏,你應該明白,為什麼美國一定要跟中國過不去了吧。因為美國高唱和平與發展是假的,中國呢,確是真心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真的在用自己越來越強大的科技、軍事、經濟能力在維護和平。美國當然氣得眼睛都綠了。世界和平了,美國還怎麼混啊。你中國居然還想成為科技第一強國,美國的好日子這不是徹底到頭了嗎?

因此,未來中美之間的鬥爭,是世界和人類是走和平共贏的中國道路,還是走美國第一全世界第二的美國道路。我堅信,中國代表了人類的正義和良知。中國爭奪高科技的主導權,爭取高端芯片製造能力和操作系統的自主知識產權,是關係到中國自己,關係到世界命運的大事。這一點,吳敬璉這位近視眼公知先生,感情和屁股都在美國人那一邊的中國美國人,是很難理解的。這些人物,無能你如何使勁嗅,都很難在他們身上聞出一點中國味來。

是的,吳敬璉、查良鏞先生,我們當了短褲也要發展核武器,我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研製高端芯片。而且,我們一定能做出來。社會主義,人類大同這樣的追求代表了人間正道,儘管歷經波折,正義的事業最終一定會戰勝非正義的事業。中國一定會成為世界科技第一、軍事第一的強國,人民幣有一天也一定會超過美元成為世界第一貨幣。

我只是希望,那時候的中國領導和金融官員,不要耍美國式的聰明,全世界的人民用他們的財富換取人民幣之後,我們中國也要用誠實勞動的產品和服務,再把人民幣掙回來。我們不要學這個可恥的美國,到處播種戰爭和仇恨,用武器和驚嚇重新把美元掙回去。相信我,我的祖國,美國必敗,堅持正義的中國必勝,而永遠堅持正義的中國永勝。祖國啊,我愛你。

中國的芯片業能不能趕超美國,我的回答是,能。

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責任編輯:東方
來源: 崑崙策
相關推薦:
看完這篇文章有何感覺?已經有0人表態